熱點采集

當前位置: 首頁  >  新聞動態  >  熱點采集  >  正文
深度關注|警惕溫水煮青蛙式圍獵
作者:     文章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     点击次数:      更新时间:2021-05-20 08:31      

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李云舒 薛鹏

  图为云南省曲靖市组织领导干部召开警示教育大会,集中观看反腐警示专题片《围猎:行贿者说》,为党员干部剖析围猎机理,总结蜕变者遭受围猎的原因和教训。徐天德 摄

  圖爲反腐警示專題片《圍獵:行賄者說》畫面截圖。(雲南省紀委監委宣傳部供圖)

  “易向陽身爲黨員領導幹部,理想信念喪失,背棄入警誓言,貪欲膨脹,大肆斂財,面對‘溫水煮青蛙式’的圍獵,抵擋不住誘惑,蛻化變質……”日前,海南省儋州市委原常委、市公安局原黨委書記、局長易向陽被“雙開”,“溫水煮青蛙式”圍獵一詞引發關注。

  易向陽不是第一個在長期圍獵中被“煮熟”的領導幹部。一些圍獵者想方設法用更隱蔽更長線的方式讓領導幹部放下戒備,在不斷升高的“水溫”中走向墮落,這一現象值得關注和警惕。

  在“兄弟”宴請中喪失警惕,陷入深淵而不自知

  “親愛的兒子,爸爸心裏又悔又愧又痛,悔的是自己走上了歧路,所犯罪行深重;愧的是讓你引以爲豪的父親形象瞬間崩塌;痛的是在你即將步入社會參加工作的關鍵時刻,我卻盡不了爸爸的責任……”

  這是浙江省衢州市原規劃局黨委書記、局長徐騁在被衢州市紀委監委留置調查期間,給兒子所寫一封信中的部分內容。只是,這樣的悔過和醒悟,已來之晚矣。

  1991年,徐騁成爲當時的衢州市規劃處規劃設計院的一名基層幹部。由于能力強、能吃苦,2003年,被提拔爲衢州市規劃局規劃管理處處長。

  規劃管理處行使規劃方案審批、項目監管及驗收等職責,與房地産開發商等商人接觸漸多。很快,徐騁身邊聚攏了一批對他言聽計從、禮遇有加的“兄弟”。這些“兄弟”或搞土石方工程,或做門窗項目,或搞房地産開發,所做生意都與規劃有所聯系。

  在“兄弟”們的捧場、環繞、擡高之下,徐騁的心態開始發生變化:“當我行使權力時,平時頤指氣使的老板們卻對我熱情有加,我發現原來權力也能讓我和老板們平起平坐,甚至能讓他們俯首帖耳。”

  違紀違法的“伏筆”,就在第一次接受宴請時埋下。“兄弟”們的周到服務讓徐騁十分受用,漸漸地,他沈溺其中,絲毫沒有察覺到“水溫”正悄然升高。

  思想上變質,行動上也隨之一瀉千裏。徐騁在接受宴請之外,開始不斷收受禮金禮卡禮物。2005年,他第一次收取人民幣5000元,此後一發不可收拾。

  就在不知不覺中,“鍋”中的水已經沸騰翻滾,但泥足深陷的徐騁早早失去自救的能力。2020年5月11日,徐騁因犯受賄罪被依法判處有期徒刑八年,並處罰金55萬元;違法所得予以沒收,上繳國庫。

  放“長線”釣“大魚”,“溫情面紗”套住領導幹部

  事實上,從近年被查處的領導幹部來看,不少人都是在形形色色、長期耐心的“關懷”面前,漸漸放松了警惕,最終被“溫水煮青蛙”。

  有的圍獵者用紅包鋪路,以“細水長流”的方式進行利益輸送,贏得領導幹部的信任。例如,雲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公安局原黨委副書記何正榮在2013年至2016年春節、中秋節前,先後6次收受商人李某送來的現金人民幣70萬元,爲其在工程項目建設中謀取利益;浙江省余姚市應急管理局原應急指揮中心主任錢志光,在近10年的時間裏收受某老板以“生病慰問”“報銷餐費”爲由發來的轉賬,金額少則三五千,多的也不超過兩萬,而“拿人手短”的他也爲該老板的公司安全生産提供了便利。

  有的圍獵者以情暖之,對領導幹部及其親屬關心備至,俨然情深義重的“自家人”。廣東省中山市交通運輸局原黨組書記、局長余錫盆和妻子喜歡外出旅遊,老板們便組織以家庭爲單位的旅行團,不僅貼心解決來回機票、酒店住宿、吃喝玩樂等費用,還對其妻子看中的首飾、手袋等奢侈品悉數買單。“記得有一年去澳大利亞、新西蘭旅遊,我嫌坐飛機累,後來他們就安排到泰國芭提雅,一住就是幾天不動,在那裏休閑遊泳,多體貼啊!”正是在這樣“和風細雨”的貼心攻勢下,余錫盆思想防線開始松動,走向了用權力變現的違紀違法道路。

  有的圍獵者以愛好爲媒介,與領導幹部形成“愛好圈”,先打著趣味相投的幌子搞好關系,再以“愛好”爲名完成權錢交易。一些商人老板深谙“不怕領導講原則,就怕領導沒愛好”,想盡辦法投其所好,進行圍獵。甘肅省人大常委會農業與農村工作委員會原副主任張令平“偏愛”字畫,圍獵者便打著“同好交流”的旗號,送給他名貴書畫40余幅,價值幾萬至幾十萬元不等,而他的收藏石頭、文玩等“雅好”同樣也成爲不法商人圍獵的突破口。

  看似無所求的“饋贈”,都在暗中標好了價格。“圍獵往往是一個長期的過程,它隱藏在日常生活、友情或親情等外衣之下,比如以‘感情’爲幌子異乎尋常關心,以‘朋友’之名違規吃請送禮,但掀開溫情面紗,真相往往是醜陋的:圍獵者所圖,仍然是領導幹部手中的權力。‘抛撒誘餌’的最終目的,是要‘獵而食之’。”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莊德水說。

  抵擋“圍獵”,關鍵在于築牢拒腐防變的思想防線

  不同于直接提請求、進行賄賂,這種“溫水煮青蛙”的圍獵方式迂回曲折、隱蔽而迷惑,危害很大。黨員領導幹部應當如何抵擋長線圍獵?

  “我們收取人家大錢的賊膽,是通過開始收取人家禮品禮金而‘練’出來的。現在回頭檢視,真是可怕的一步。”安徽財貿職業學院原黨委書記耿金嶺說。

  “有一些腐敗行爲是經過包裝,它們是作爲人情、行業潛規則、朋友幫忙等形式出現在我面前的,久而久之,就像病毒侵蝕身體一樣,侵蝕了自己的內心,不再把自己行爲歸爲腐敗。”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區望江地區改造建設指揮部原黨組成員、副總指揮趙亮說。

  通過這些在“溫水煮青蛙”式圍獵中倒下的黨員領導幹部的經曆,道出了一個重點:能一開始就敏銳察覺並堅決跳出,是避免被“煮透”的關鍵。

  欲不可縱、漸不可長。“溫水煮青蛙”的圍獵之所以奏效,往往因爲是從不知不覺的“小事”開始的。

  在國家監委特約監察員、清華大學基礎科學講席教授劉嘉看來,圍獵者不斷使用投其所好等軟性手段,與領導幹部形成情感聯結,最終以人情關系迫使其做出違法亂紀的事,這個現象被稱爲“心理綁架”。

  “心理綁架通常涉及關系建立、關系鞏固、關系使用三個階段,其核心就是用情感取代理性。一開始,行賄者會隱藏真實目的,只輸出資源滿足領導幹部的需要或愛好,而不要求回報,或只提出很小要求,從而形成不平衡的關系。不求所報的付出讓領導幹部體驗到被理解、被關心的感覺,因此容易建立情感聯結,降低防禦心理和風險感。”劉嘉說。

  “溫水煮青蛙”雖然可怕,但根本原因還是在于被圍獵者主觀上的信念缺失與黨性不堅定。要避免成爲被“溫水”麻痹的“青蛙”,根子上還得從領導幹部自身做起,築牢拒腐防變的思想防線。

  練就抵禦圍獵的鐵甲金身,領導幹部還特別要管好身邊人,淨化朋友圈。“縱觀圍獵與被圍獵的案例,缺口往往是從領導幹部自身、家人親屬、身邊人打開。”中國廉政法制研究會副會長鄧聯榮表示,對于一些具有較強抵制誘惑能力,或難以爲利益集團輕易接觸到的領導幹部,“獵手”們可能會從領導幹部的外圍入手,選擇其家屬、子女、司機等作爲“溫水腐蝕”的對象。

  加強對領導幹部監督,加大打擊行賄“圍獵”力度

  “諸多案例表明,一些黨員幹部被圍獵恰恰始于吃吃喝喝。吃人的嘴軟、拿人的手短,一旦管不住嘴,和不法分子勾肩搭背,成爲他們的‘獵物’,也就離以權謀私、破紀違法不遠了。”衢州市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表示。

  有紀檢監察幹部指出,爲淡化、藏匿行賄行爲和行賄目的之間的因果關系,很多行賄者試圖與行賄對象建立長期穩定的感情關系,從而搭建錢權交易的穩固圈子。要及時發現問題苗頭,防止黨員領導幹部在“溫水”中喪失警惕性,紀檢監察機關應加強對領導幹部“八小時以外”生活圈、交際圈的監督,緊盯接受管理服務對象宴請、借用業務關聯人員車輛等行爲。

  “作風變質不是一天形成的。”湖南省衡陽市委常委,市紀委書記、監委主任劉澤友表示,該市出台了黨員幹部“八小時以外”監督規定,建立健全領導幹部上門家訪、領導幹部幹預和插手重大事項留痕備案等八項制度,督促黨員幹部淨化朋友圈、生活圈、社交圈。

  “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關心,圍獵者之所以願意花大時間、大精力討好你,正是因爲他們想要獲得的是超常的暴利……”近日,福建省龍岩市連城縣人大三樓會議室座無虛席,35名黨員幹部肅然正坐,認真觀看警示教育片《貪與悔》。

  “以身邊人身邊事開展警示教育,采取案件剖析會、專題民主生活會等多種方式,持續推動黨員幹部受警示、受教育、受震懾,督促黨員領導幹部擰緊思想總開關,做到慎獨慎初慎微慎友,從源頭上鏟除權力滋生腐敗土壤,讓圍獵者無‘獵’可‘圍’。”福建省連城縣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。

  要治理“溫水煮青蛙”的圍獵現象,還需加大打擊行賄圍獵的力度。紀檢監察機關樹立“雙管齊下”的理念,在嚴懲受賄的同時,強化對行賄行爲的打擊和處理,釋放出堅決斬斷圍獵和甘于被圍獵利益鏈的強烈信號。

  近日,昆明鋼鐵控股有限公司(昆明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)黨委常委、副總經理董瑞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,已主動投案,正在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。此外,該企業另有25名管理人員主動向組織說明問題,昆鋼公司紀委對相關人員予以免除或從輕處理。雲南省紀委監委堅持“查受賄帶行賄、查行賄帶受賄”,在對受賄案件進行審理處置時,連同行賄人一並提出處理意見,並綜合運用留置、紀律處分、談話函詢、教育約談等多種措施對行賄人進行處理。

  甘肅省紀檢監察機關從嚴查受賄問題入手,順藤摸瓜查處行賄問題。據統計,2018年至2020年,該省紀檢監察機關共立案查處涉嫌受賄行賄違法犯罪案件511件,涉及641人。其中,對234名涉嫌行賄犯罪人員采取留置措施,目前已依法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151人,法院已判決102人。

  “我們在查處關鍵少數、關鍵崗位和重點人、重點事過程中,注重發現在項目審批、資金管理、人事管理等方面對不法商人提供關照幫助,以及接受不法商人、請托人、特定關系人輸送巨額利益的問題。”甘肅省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介紹,在查處領導幹部受賄案件時,也逐一核實與其往來的不法商人、特定關系人提供資金的數額、次數、時段、方式、原因,綜合研判資金性質,凡有請托事項、謀取不正當利益的,依規依紀依法嚴肅查處。

  天上不會掉餡餅。作爲黨員領導幹部,唯有時時保持清醒敏銳,自覺淨化朋友圈,謹慎獨處、審慎用權,才能避免成爲那只被貪欲之火烹熟煮透的“青蛙”。